123书库 - 科幻小说 - 清风不渡我在线阅读 - 第34章 她劈腿了

第34章 她劈腿了

        饭桌上,梁蝉像个局外人,存在感极低,听着邵霖风一家三口谈些家长里短的话。她暗暗地想,自己本来就是局外人。

        从没有哪一刻如现在这般清晰地认识到,她和邵霖风之间的差距,说是鸿沟天堑也不为过。

        可笑她以前还天真地认为,    只要好好学习、足够努力就能与他比肩,现实就是阶层的跨越比想象中难一万倍。

        一顿饭吃得心不在焉,饭后梁蝉帮着容姨收拾餐盘碗碟拿去厨房,先放进洗碗池里,简单冲洗过后送进洗碗机。

        “你去歇着,我来就行了。”容姨不让她动手,把她挤到一旁,    “我叫先生带你过来是想跟你说说话,没想到太太她们来了,    叫你受惊了吧?”

        梁蝉嘴唇微抿,跟容姨聊天总是会让她觉得温暖:“还好。”

        “你再坐会儿,等我忙完了吃块蛋糕再走。”容姨加快动作。

        梁蝉趁机从包里拿出昨天去店里挑的生日礼物,送给容姨:“这个是按摩枕,您颈椎不好,我查过,用这个能稍微缓解。”

        容姨一双沾满水的手悬在半空,愣住了,惊喜地说:“还给我带了礼物啊?”

        “今天是您生日呀,祝您身体健康,    一切顺利。”梁蝉笑得腼腆。

        容姨是个感性的人,瞧着她乖巧惹人疼的模样,    眼眶顿时红了,嘴唇抖了抖:“你这孩子,    还在上学呢,    哪来的钱给我买这个。”

        梁蝉笑着给她捏肩:“您忘啦,    我学习很好,学校里有奖学金,    很多的。”她没跟容姨提起自己做兼职的事,不想平白惹她担心。

        两人躲在厨房里说了些体己话,之后容姨从冰箱里拿出蛋糕。

        太太和大小姐到了晚上不食甜品,邵霖风也不喜吃甜的,容姨给梁蝉切了块大的,她自己吃了块小的。剩下的一大半装回盒子里,叫梁蝉带去学校给同学吃,不然放在这里坏掉就太浪费了。

        梁蝉吃完一块蛋糕,天已经黑透,冷风呼啸,她该离开这里了。

        踌躇半晌,她拎着容姨给她的蛋糕,去找邵霖风告别。

        邵霖风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身姿笔挺、修长如竹,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支点燃的香烟。

        脚步声渐近,他转过头来,    容貌隽秀,眉目深远,    犹如一幅水墨丹青。

        梁蝉怎么能不想起,过去许多个日夜,他也曾伫立在此处抽烟,沉静地眺望窗外的天空、风景,偶然回头,见她来了,便会掐灭香烟,免得她闻到烟味不舒服。

        “我回学校了。”梁蝉没说别的,纵使她心中藏了许多疑问。

        “稍等我一会儿,我开车送你。”邵霖风迈步到茶几边,弯身端起琥珀色的烟灰缸,半截香烟摁在里面,火星渐渐熄灭。

        空气里残留着淡薄的烟味。

        梁蝉看出他情绪不高,或许跟家人的谈话有关,懂事地没有麻烦他:“我提前约了车,还有三分钟到门口,您陪家人吧,不用送我。”

        两位女士此刻不在客厅,可能去客房休息了,梁蝉便没有特意去打扰,轻微颔首,转身离去。

        邵霖风看着她的背影,心情比她搬离邵家那天还要糟糕。

        他原是打算趁着今天她来家里,好好与她聊一聊,解释清楚一些误会。老天偏爱戏弄世人,不会轻易叫人如意。旧的烦恼没有厘清,新的烦恼接踵而至。

        邵霖风长长地叹口气,成年人的世界,没有真正的随心所欲,多的是身不由己。

        他不甘心就此错失机会。有些话现在不说,拖下去只会积久成疾。

        身随心动,邵霖风抓起沙发扶手上的大衣,胡乱往身上一套,拎上车钥匙出门去。从楼上下来的邵太恰好逮住他,出口叫住他急慌慌的步伐:“这么晚了干什么去?”

        许久不见,她倒是发现她这个儿子身上多了些急躁,少了分稳重。

        邵霖风在玄关换鞋,并未明说:“有点事出去一趟。”

        邵太:“……说了句废话。”

        *

        梁蝉坐在出租车后座,旁边的空位放着蛋糕盒。

        晚间室外的气温降至零度,司机开了空调,暂时感觉不到冷。

        梁蝉装满杂事的心脏沉甸甸的,下午客厅里他们的谈话她听到了几句,拼凑出的大概意思是邵霖风的母亲给他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

        可是有一点她不明白,邵霖风不是有女朋友吗?

        难道他没跟家里人说过?

        或许是因为他家里人对赵佳蔓不满意,另给他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

        邵家是富贵人家,会有这种门第观念不稀奇。

        梁蝉抱着自己也说不清的心理,点开搜索引擎,输入“赵佳蔓”三个字。她平时兼顾学习和几份兼职,忙得分身乏术,压根也没时间关注娱乐圈的动向。

        不搜不知道,赵佳蔓今天下午闹了绯闻,有狗仔拍到她在周义单导演的剧组里,昨晚杀青了,与一名男演员进了同一间房,举止亲密。该男演员是这部电影的男主角,名号响当当的一位影帝。

        照片是对着酒店的窗户拍的,两人在接吻,你搂着我的腰,我捧着你的脸。用粉圈的话来说,是石锤,洗都没得洗。

        手机屏幕的光照出梁蝉呆然的脸。

        赵佳蔓她……她劈腿了?

        “姑娘,宜大到了。”司机师傅突然出声,将梁蝉从震惊中拉扯出来。

        她怔怔地推开车门,从盈满暖气的出租车里下来,被冷空气袭击得打了个寒颤,哆哆嗦嗦从包里拿出围巾,单手绕在脖子上。

        边走边看手机,顺着网友提供的线索,梁蝉找到一张赵佳蔓工作室的声明截图,不是澄清绯闻,反而大大方方称她正在与谭轻寒交往。

        谭轻寒就是这则绯闻里的男演员。

        梁蝉看得投入,没注意脚下的路,眼看着脑门就要撞到路灯,一只宽大的手掌从斜侧方适时伸过去,垫在路灯杆上。她的额头不偏不倚撞上去,软乎乎的带着温热的触感,瞬间回神,心跳突突的。

        还没从惊吓中缓过来,梁蝉抬起眼,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睛。

        “走路看手机的习惯不好啊梁蝉同学。”蒋祈树收回手,抄进外套口袋里。

        天太冷了,他没跟那些不要温度要风度的男孩子一样,为了耍酷穿得很单薄,他早早地穿上了羽绒服,衣襟敞开,里面是一件米灰色的套头衫。整个人清清爽爽,在充满湿气的天气里,显得干燥温暖。

        梁蝉扫视四周,没见他身边有其他人:“你一个人?”

        “嗯。”

        “逛校园?”

        蒋祈树歪着头笑了:“你当我闲啊。”

        他抬高另一只手,拎着打包的食物,好像是麻辣烫,还冒着热气。

        梁蝉礼貌性地问了句:“你吃蛋糕吗?”

        她觉得男生一般不喜欢吃甜食,他应该会拒绝。但是,她低估了蒋祈树的厚脸皮,他笑着说:“求之不得。”

        “……”

        话已出口,当然不可能收回。梁蝉左右看看,找到一个避风的地方,蹲下来扯开蛋糕盒上绑的绸带,切出一块装进纸碟子里端给他:“你带回宿舍吃,我先走了。”

        “诶,等等。”蒋祈树没接蛋糕,盯着她总是清冷的小脸,忽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手指沾了点奶油,飞快揩到她鼻尖上。

        板正的少女霎时变成小猫咪。

        梁蝉猝不及防,当场愣住,一秒,两秒,等到第三秒,她的脸上出现生动的表情,气得想把手里的蛋糕盖在他脸上:“蒋祈树!”

        邵霖风难得冲动,驱车赶来,没设想过自己会撞见这样一幕。

        她像只炸毛的小猫,亮出爪子,却不是为了攻击,而是为了吓唬对方。那样鲜活有趣,不似从前那个满腹心事的小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