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科幻小说 - 清风不渡我在线阅读 - 第28章 处理伤口

第28章 处理伤口

        包厢里有人在唱陈奕迅的《十年》,跑调跑到十万八千里外。

        梁蝉捏着一个纸杯蛋糕,小口吃着,上面的奶油有点腻。这是陈小音那个没良心的闺蜜塞给她的,然后她就去勾搭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

        借着墙壁上的一盏灯,梁蝉翘首张望那个男生,体型还没陈小音壮实。

        她的视线倏然被一道晃过来的黑影攫住,    竖条纹衬衫外面套着深蓝色的英伦风针织背心,棒球服挂在臂弯。

        梁蝉抬起视线的同时,眼前的“黑影”开口说话了:“在偷看什么呢?”

        是蒋祈树。跟早上不一样装扮的蒋祈树。

        他一天到底换几套衣服?哦,也可能是早上冒雨骑车载她去教学楼,淋湿了衣服。

        她还有一个疑问,据陈小音提供的消息说,他今晚不会出现在这里。怎么突然过来了?

        梁蝉摇头:“没看什么。”

        她想起了林黛玉那句台词: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建筑学院的新闻人物一现身,场子立马热了起来,    一大半人跑来跟他打招呼,喊什么的都有,“蒋祈树”“祈树”“树哥”“阿树”,还有直接喊他“院草”的。

        蒋祈树一概用微笑回应,而后,不避嫌地在梁蝉身旁的沙发扶手上敞开腿坐下,外套搭在靠背上,身体前倾,从茶几上给自己捞了一份没人动过的水果拼盘,用牙签扎起,    大口吃着,    比梁蝉还像来蹭饭的。

        “今晚是我们学院和文法学院的联谊吧,你怎么会在这里?”一块苹果将他的腮帮子撑得鼓鼓的,说话声不够清晰。

        鬼哭狼嚎的飙歌碾压了一切,梁蝉根本没听到他说了些什么。

        没等来回应,蒋祈树偏头垂眸,去盯她的眼睛,    看她不像故意不跟他说话,    于是躬身凑近了一点,在她耳边低语:“我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股热气撩过耳根,麻麻痒痒的,梁蝉退开少许:“陪朋友来的。”

        “你朋友呢?”蒋祈树话刚出口,微垂的视线注意到什么,不等她回答,他搁下水果拼盘执起她的手,“你手指怎么弄的?”

        包厢里注视着他们的同学齐齐倒抽了一口气。

        这什么情况?

        蒋祈树不会真的在追那个女生吧?

        梁蝉缩回手,但被他的力道禁锢得死死的,她没能挣开,羞恼道:“你……松开。”

        “看着像被利器划破的,得打破伤风,再处理一下伤口。”蒋祈树攥紧她的手,眉心拧成结,“你就这么任由伤口暴露?很容易感染的。”

        梁蝉觉得他小题大做。

        “蒋祈树,你先放开我行不行?”那些充满八卦的目光她全都感觉到了,她很不喜欢别人的凝视,    无论是不是带着恶意。

        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蒋祈树怔忡了一秒,    五指的力道松懈。她趁机抽回自己的手,左手握住右手腕,转了转被弄疼的部位。

        都说十指连心,梁蝉指腹上的伤口确实很疼,尽管已经不再流血。

        蒋祈树来之前,她用开瓶器帮陈小音开啤酒,不小心割破了,她没吭声,包厢里光线晦暗,陈小音也没发现她受伤了。

        不曾想到,竟被蒋祈树瞧见了。

        他的眼睛未免太毒,不是近视了吗?

        蒋祈树大概被她的态度伤到,一句话没说,起身走了,一直到离开包厢,没有回头。梁蝉看了眼他的背影,抿抿唇,收回视线,留意到遗落在沙发靠背上的外套。

        他忘了拿走自己的衣服。

        梁蝉闷闷地吃完剩下的蛋糕,目光在人群中搜寻陈小音的身影,她想回去了,得跟陈小音说一声。

        陈小音不知跟那个男生跑哪儿去了,梁蝉找了一圈没找见人,倒是先看到折返回来的蒋祈树。

        他手里多了一个透明小袋子,一路说着“借过”,走到她面前。

        “手。”蒋祈树说。

        “什么?”

        “手抬起来,帮你处理伤口。”蒋祈树都快怀疑人生了,自从碰见她,他身体里就自动开启一套老妈子模式,有操不完的心。

        可能从前没遇到过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的女生,完全不拿身体当回事。

        梁蝉一动不动。

        蒋祈树简直被她逼得没脾气了,干脆不和她商量了,屈膝蹲下来,从袋子里拿出一瓶碘伏和一包棉签,旋开盖子,抽出一支棉签蘸取碘伏,捉住她的手,涂抹在伤口处。

        微微的刺痛感令梁蝉皱起眉头。

        蒋祈树抬头,视线自下而上看她,嗤笑:“还以为你是铁打的,不会痛呢。”语气生硬得很,他的手却不自觉放轻力道,小心细致地点涂。

        梁蝉眼睫毛轻轻颤动,心里酸酸涨涨的,许久没有的感觉。

        两人之间莫名萦绕着别人融不进来的奇异氛围,哪怕身处在嘈杂的包厢里,四周都是人。他们就像被困在茫茫大海上的一叶孤舟里,别人上不来,他们也下不去。

        蒋祈树撕开一片创口贴,在她指尖绕了一圈贴好,手撑着膝盖站起来:“这几天注意点别碰水。”顿了顿,不厌其烦地叮嘱,“如果是金属划伤的,建议你最好抽空去打一针破伤风,这种事别抱有侥幸心理。知道吗?”

        梁蝉性格沉闷,家里出事之后又遭遇情感打击,愈发封闭自己,但她不是不识好歹的人:“谢谢。”

        蒋祈树不领情地“嗯”了声,出了包厢,去洗手间。

        他一走,那些女生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起梁蝉,从她的头发丝研究到脚后跟,试图弄清楚她赢在了哪里。

        可惜没有答案。

        除了那张脸清秀可人,她们暂时没找到梁蝉身上其他的过人之处。她穿着橄榄绿外套和黑色牛仔裤,外套敞开,里面一件半新不旧的杏色卫衣,不需要靠近观察就能看出那件卫衣起了球。

        而且,她还冷冰冰的、爱摆臭脸,进来到现在就没见她笑过,也不跟人交谈。有男生找她搭讪,她也爱答不理,一个人躲在那里吃吃喝喝。

        几个心思活络的女生看不过眼,又拿她没办法。

        其中有个叫于嫣的,军训期间跟蒋祈树表白过,被他拒绝了,亲眼目睹蒋祈树对梁蝉呵护备至的一幕,心里气郁难平,滔天的嫉妒几乎将她淹没。

        包厢入门处设置了储物柜,前来参加联谊会的同学将外套和包寄存在那里。

        于嫣趁人不备走过去,找到梁蝉的包。她的包实在好认,进来时她就看到了,普普通通的米白色帆布包,底部拼接了两块褐色的劣质皮料,洗了多次的原因,边缘处泛起毛边。

        帆布包没有拉链,中间一枚磁吸扣,轻而易举就能放东西进去。于嫣勾勾唇,掀开一角,准备把自己昂贵的钻石手链丢里面。

        如果梁蝉被当众揭穿是“小偷”,蒋祈树一定会对她避之不及……

        她身上那股穷酸气息快要扑出来,会偷拿别人的东西也不奇怪。包厢里人这么多,过了今晚,她会在整个学校里出名。

        想到这里,于嫣露出得逞的笑。

        入v啦,有没有很突然!哈哈,昨天中午编辑才通知我,所以没来得及在上一章题外话说明。

        但是,今天有加更!

        晚上八点见,挥手┏(^0^)┛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