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科幻小说 - 清风不渡我在线阅读 - 第23章 去我那儿借住一晚

第23章 去我那儿借住一晚

        蒋祈树到前台领了号,被提示需要等待十几桌。

        他找到店外的空位坐下来,望向杵在两米远满脸不高兴的梁蝉,热情邀请她:“过来坐啊,站着不累吗?”

        梁蝉无动于衷,冷冷淡淡地说:“你自己吃吧,我回学校。”

        蒋祈树扬了扬手里的号码条,谎话张口就来:“我订了两人份的套餐,你不吃就浪费了。”

        梁蝉想说他可以打包带回去给朋友吃,却见蒋祈树起身朝她走来,拉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带到桌边:“梁蝉同学,你怎么这么别扭,一顿饭而已。”

        梁蝉提线木偶般被按在椅子上,蒋祈树不知想到了什么,屁股刚挨到椅子又站起来:“你先等等。”

        他进了不远处一家小店,出来时,手里捧着一碗什么东西,走过来放到她面前。

        “这个是红糖芋泥麻薯。”蒋祈树给她介绍。

        梁蝉瞪着双眼,知道这是红糖芋泥麻薯,问题是他为什么要给她买这个?

        “你不是低血糖吗?”蒋祈树轻抬下颌,流畅的脖颈线条拉直,“吃点甜的,免得等的时间太久晕过去。”

        梁蝉想从他脸上找出类似调侃的情绪,没有找到,他是认真的。

        “没那么容易晕。”她小声解释。

        她不知是哪里给了他错觉,让他误以为她是泥捏的纸糊的,动不动就昏倒。

        蒋祈树抖着肩膀笑了声:“知道了。快吃吧,也不知道好不好吃,加了双份红糖,估计挺齁的。”

        梁蝉尝了一口,还好,不是很甜腻,是她能接受的程度。

        蒋祈树百无聊赖地靠着椅背玩手机,时而瞥一眼对面的女生,她低头的样子总显得心事重重,像一块浸满了水的海绵,沉甸甸的。

        “你一个人在酒吧玩?”安静的气氛持续了没多久,蒋祈树放下手机,找了个话题跟她聊,不想看到她静默冷淡的模样。

        “做兼职。”她三个字就打发了他。

        蒋祈树惊讶于她的坦诚,默了默,出于安全考虑不得不提醒她:“有同伴吗?酒吧那地方鱼龙混杂,你一个女孩晚上做兼职可能不太安全。”

        梁蝉没出声,蒋祈树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话里存在歧义,一迭声找补:“不是不是,我不是说这份兼职不好,我是担心你的安全。”

        他的眼眸澄澈,梁蝉相信他没有歧视的意思。

        “有个认识的姐姐在里面。”梁蝉简单道。

        蒋祈树挠了挠后脑勺,“哦”了声,不再继续这个容易踩雷的话题:“还不知道你是哪个专业的呢。”

        梁蝉看着他,又不说话了。

        “不打不相识,我们怎么说也算朋友了。”蒋祈树重新拿起桌上的手机,按亮屏幕,“我还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我们加个微信吧。”

        梁蝉忍了又忍,开口说:“你很……”

        你很自来熟。她想说的是这句。想想还是算了。

        “什么?”蒋祈树挑起眉梢,“你想说我很什么?”

        梁蝉摇头,正好叫号轮到他们这一桌,两人从室外挪到室内就餐,蒋祈树把服务生递来的平板给她:“想吃什么自己点。”

        梁蝉:“你不是说已经订好了两人份的套餐?”

        蒋祈树这时候倒诚实起来了:“我骗你的。”

        梁蝉:“……”

        事已至此,她也不再跟他拉锯战似的推来让去,拿过平板点了两道自己爱吃的菜。蒋祈树扬了扬唇,另加了一道招牌菜,一份清淡的菠菜蛋汤。

        长条形的餐桌宽度是六十厘米,梁蝉得以看见他有一颗虎牙,没那么明显,只比正常的牙齿翘起那么一点点弧度。

        不知是她目光太直接,还是蒋祈树过于敏感,他觉察到了,指着自己那颗虎牙讲起故事来:“这颗牙十分顽固,我初中戴了一年多牙套也没能把它掰回正道。”

        梁蝉意识到自己盯着人家牙齿看不礼貌,垂下眼眸,研究桌布上的花纹。

        蒋祈树自说自话:“也有可能是医生的技术不行。”

        梁蝉被戳中笑点,微不可查地笑了下。

        “你笑了?”蒋祈树低下脖颈,歪着脑袋看她。

        梁蝉扬起的嘴角一瞬抿成直线,仿佛在告诉他,他看错了,她没有笑。

        *

        天公不作美,饭刚吃完,天空飘起了细雨。

        这场本该在昨天降临的秋雨推迟到今天,梁蝉举起包挡在头顶,准备冲向公交车站,蒋祈树手臂横过来拦下她:“打车吧。”

        梁蝉看向他,他招手拦下一辆开过来的出租车,替她打开后座的车门。

        “愣着干什么,我衣服都打湿了。”蒋祈树轻轻推了下她的肩膀,是催促的意思。

        梁蝉只好坐进车里,蒋祈树随后躬身上车,关上车门,拍掉棒球服外套上的雨水,跟司机师傅说:“到宜大。”

        司机拍下空车牌,启动车子,半路雨下大了,开始塞车。

        梁蝉着急地频频看手机,担心错过门禁时间,反观蒋祈树,不急不躁地掏出无线耳机,塞进耳朵里,见她看过来,他贴心地递给她一只:“要听歌吗?”

        “你就不怕被关在门外?”梁蝉忍不住问。

        蒋祈树耸耸肩,笑而不语。

        梁蝉一语成谶,越是到接近学校的路上,越是堵得水泄不通。若不是外面的雨下得犹如瓢泼,她都想跳车跑回去。

        等司机把车停在宜大校门口,大门果不其然锁上了,门卫室里一丁点光亮也无。

        梁蝉站在栅栏门外,无奈地望着大雨滂沱中的校园,漆黑夜幕下几盏路灯发出寂寥的微光。

        一阵风吹来,她冻得缩起脖子。一场秋雨一场寒,昨天气温直逼三十度,今天就降到十几度。

        蒋祈树脱下棒球服披在她肩上:“我去叫人。”

        她望着他只穿着卫衣的挺括身形,追上前去想把衣服还给他,只见他一手叉着腰,一手拍门卫室的防盗窗:“叔叔,开下门。”

        没有任何回应。

        蒋祈树尴尬地回头看她:“可能雨下太大了没听见。”

        梁蝉听他提高音量又喊了两遍,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人来开门。

        蒋祈树走回她身边,不慌不忙地说:“实不相瞒,我妈在学校附近给我买了套房子,要不……你去我那儿将就一晚?”

        梁蝉愣在那里。

        原来他一路上不见半点焦躁,是因为早有去处,不必担心露宿街头。

        梁蝉扯下衣服塞给他,莫名来气:“不用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