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科幻小说 - 清风不渡我在线阅读 - 第2章 你就该去死

第2章 你就该去死

        邵霖风是个好脾气的人。这是梁蝉对他的第一印象。

        他进书房前跟保姆说了一声,将二楼带卫生间的卧室收拾出来给小蝉住,其他的日用品她看着办。

        他叫她小蝉,跟长辈一样。

        容姨手脚麻利,换上小姑娘会喜欢的浅色系床上四件套,崭新的,清洗过后就收纳进柜子里,拿出来抖一抖,还能闻到柔顺剂的清香。

        “小蝉,你看看还需要什么,我再帮你准备。”容姨下楼,亲切地唤梁蝉去看她接下来要住的房间。

        梁蝉抱着全部的家当——装了两套衣服的书包,跟在容姨身后上二楼。

        “先生前段时间出去采风,最近会待在家里,他忙起来作息不规律,不用管他,有事找我就好了。”容姨话音轻柔,像春日的和风,缓缓落在梁蝉耳边,“以后就当这里是自己家,千万别拘谨。”

        “谢谢您。”梁蝉轻声细语。

        她抱紧了怀里的书包,再怎么强装自若,毕竟来到全然陌生的地方,不紧张是假的。

        容姨推开房门,侧过身让她先进去。

        正对着门的方向是一块阳台,封了窗户,细雨被阻隔在外,雨停后,只在玻璃上留下一道道蜿蜒的水痕。阳台上放置了一组布艺沙发,上面搭了条毛毯。床单被套是米色的棉麻质地,纯色的,显得干净,只有一些细小的花纹作点缀。

        容姨带她到卫生间,一些日常的洗漱用品摆在盥洗台的架子上,打开浴室镜,后面的暗格里放了沐浴露、洗发水、身体乳、护肤品之类的。

        “可还缺什么?”容姨笑着问。

        “不缺。”梁蝉被领着参观了一圈日后要生活的小天地,再次道谢,“谢谢您给我准备的这些。”

        “不客气。安心在这里住着,别胡思乱想,啊?”

        容姨在客厅里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这孩子命苦,家里不知出了什么意外,双亲陡然离世,舅舅无法亲自照料,这才将她托付给邵先生。

        小姑娘长得漂亮,性子和软,无论是谁听说这种事都会生出同情心。

        “我差点忘了,你是高三生,房间里缺一张书桌。”容姨就说少了点什么东西,终于想起来了,“回头我去跟先生说,让他挑选一套桌椅。”

        梁蝉不敢麻烦别人,指着房里一张小桌说:“我可以在那里写作业。”

        “那个不行,太矮了,长时间伏案对颈椎不好。你还年轻,要好好保护,不然上了年纪就跟我这样,动不动颈椎痛腰痛,治疗起来可麻烦了。”

        容姨指着自己的后颈和后腰,絮絮叨叨的样子不会让人觉得烦,只会感到被关心呵护的温暖。

        梁蝉眼眶温热,要是她妈妈也这样该有多好。

        说完这些容姨就下去做饭了。

        晚饭只有梁蝉一个人吃,她小心斟酌问出口:“邵先生不吃饭吗?”

        容姨对此习以为常:“他在工作,不喜欢别人打扰,说是会打断思路什么的,我也不太懂。你先吃,晚点他忙完了想吃东西会叫我的。”

        梁蝉埋头吃饭不再打听,大人们不喜欢多嘴的小孩。

        *

        高三下学期提前开学,初六就要到校,梁蝉上了几天课,因为家里变故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恰好撞上元宵节放假。

        正月十七是返校的日子。

        梁蝉穿着舅舅给她新买的羽绒服和牛仔裤,背着空书包去学校。

        早上邵霖风没醒,容姨做主帮她叫司机,她拒绝了。

        乘坐公交到了学校,梁蝉慢吞吞地走进熟悉的教室,桌椅布满灰尘,她从书包里找出一包纸巾,垂着头慢慢地擦。同桌叫了她一声,她跟没听见似的。

        “梁蝉,老班叫你。”楼心月提高了音量。

        梁蝉停下了机械的擦拭动作,转过身从教室后门出去。

        后桌的男生拿笔戳了下楼心月的后背,待她回过头,男生小声问:“你同桌出什么事了,怎么回一趟家跟换了个人似的。”

        楼心月竖起课本:“我哪儿知道。她不是一直对人爱答不理的。”

        梁蝉敲了敲办公室的门,站在门口喊了声:“报告。”

        “进来。”坐在靠窗位置的中年女老师放下笔,抬起头看向来人。

        梁蝉走到她的桌旁,眼眸低垂,手指无意识地捏着衣摆,没有主动开口问老师叫自己来有什么事。

        张彩琴看着她,心底悠悠默叹一声,开口说话时,声音不自觉柔和了些许,没了以往身为毕业班班主任的凌厉:“你舅舅出国前给我打过电话。”

        她顿了下,似是不知如何提及那件事:“你家里的事老师都知道了,经历这样的变故,没几个人能做到不受影响,老师不强求你,只希望你多想想自己的未来,再咬牙坚持一下。距离高考满打满算还有四个月,你的成绩一直很稳,985没问题,冲刺一下清北也是有可能的。考个好大学,将来的路会好走一些。”

        类似的话舅舅临走前也说过,梁蝉听完心里毫无波澜。

        没等来她的保证,张彩琴也能理解:“以后有任何学习和生活上的困难都可以来找老师,老师一定尽全力帮你解决。”

        梁蝉这次有了点反应,淡淡地嗯了一声:“知道了。”

        张彩琴见她肯开口,稍稍得到一丝欣慰,关切地问:“你舅舅出国后,你住在哪里?要不申请住宿,我跟学校说明情况,给你免除费用。”

        梁蝉以前是走读生,住在家里,现在她家的房子被烧毁了,亲人也不在了。

        “谢谢老师,不用。”梁蝉低声说,“我住舅舅朋友家里。”

        “离学校远吗?”

        “还行。”

        从办公室离开,梁蝉在走廊上吸了口冬日寒凉的空气,胸口那块巨石始终压着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路过文科三班的教室,一声怒吼传来,几乎要刺破梁蝉的鼓膜。

        “梁蝉!你站住!”

        梁蝉不仅没有站住,反倒越走越快。

        顷刻间,女生从教室里冲出来,挡在她面前,一张怒气四溢的脸撞进她的眼底。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甩了一巴掌。

        她的脸被打得偏了一下,脑袋嗡嗡作响,最先感觉到的不是疼痛,而是铺天盖地的羞愧和惧怕。

        梁蝉没反抗,嘴角渗出一丝腥甜。

        胡蓓姿红着眼指着她的鼻子大骂:“你还有脸来学校,你怎么不跟你妈一块死了啊,杀人犯和小三结合生下的贱|种!你就该去死!”

        三班的学生个个伸长脖子看热闹,被她的话震惊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