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玄幻小说 - 时空境主在线阅读 - 第一卷:神古之殇 第三章:圣台比斗

第一卷:神古之殇 第三章:圣台比斗

        时间如约来到第三天,正是杨定与杨升天约好的比斗时间,而杨升天好像特别担心杨定会耍赖逃避一般,大清早就派来得力手下守在杨定门口,并时不时就敲门提醒杨定别忘了比斗之事。

        时间来到午时,杨定顶着两个巨大黑眼圈打开了房门,他留意到此时和昨天相同的位置上,郝然又出现一个食盒,只是目前无心他顾,暗自留了个心眼。

        正所谓宰相门房七品官,赵酬作为杨升天最得力的手下,平时跟在杨升天身后威风惯了,此时见杨定这副模样,顿时哈哈大笑,无情嘲讽起来。

        “杨定,瞧你这副鬼样子,是昨晚风流快活去了?还是太害怕今天会被我家主子打死啊?”

        “哦,守孝期间是不能风流的,那想来一定就是太害怕的睡不着导致了。”

        “不用担心,本爷现在就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若从我裆下爬过去,在学几声狗叫,本爷就去主子那边替你求情,起码可以让你少断几根骨头,哈哈哈。”赵酬表情狰狞,同时张开双腿,手指向下点了点,笑得猥琐至极。

        杨定瞌睡连连,看似随意的走到赵酬跟前,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这只狗挺能叫唤呀!”

        话音刚落,早已运起功力的他对着赵酬裆下就是一记膝撞。

        “噗嗒,蛋碎的声音传来,赵酬本人瞬间被踢飞出十米开外,屎尿流了一地,即便不死,后半辈子估计也只能躺在床上了。”

        “躺在地上的赵酬意识清醒,惨叫连连哀嚎不已,此刻他肠子都悔青了,(忘了此刻他已经没有肠子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一贯柔弱好欺负的杨定今天就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而杨定的实力隐藏之深更让他胆寒,明明没有任何修炼资源、功法。侥幸能到淬体四五层已经是极限了,可明明刚才的那一记膝撞,让已经是淬体十一重的他毫无反抗之力。”

        “起码是开脉境了,”这是赵酬疼昏迷之前最后发出的一声感慨。

        “正愁没法检验“白虎劲”的威力,你就送上门来了。”杨定对刚才的那一记“踢阴大法”的威力相当满意,和杨升天一战更有了些把握。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这只死狗拖走还给你家主子,脏了我的地方。”杨定看向随赵酬一道前来的几人吩咐道。

        几人早已被刚才那一幕吓得双腿打摆,听到杨定发话,赶忙战战兢兢手忙脚乱的将赵酬拖走。

        ……

        杨家“圣台”顾名思义就是一处用来解决矛盾的擂台,大庭国人人尚武,素来便喜欢用武力来解决问题,有矛盾打一架就好了,若是一架不够那就打两架。

        “世家大族越是人多越不好管理,矛盾难免发生,此时家族主事之人不论偏袒哪一方都不好,于是就想出这个地方,上了圣台,生死不问,下了圣台,既往不咎。”

        杨定来到圣台时,圣台四周早已围满了杨家之人,这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吆喝声、下注声此起彼伏。

        “升天大哥都已经开脉二重了,在整个杨家年轻一辈里能排进前二十。这杨定怕是凶多吉少了。”

        “是啊,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母亲的过世,此后没人能护着他了,想早点去陪着他的母亲。”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

        而杨升天双手背后,脸色阴沉如水,此刻已提前站在圣台之上,就在刚才他已经知晓了杨定与赵酬发生的事情。

        赵酬是他辛苦培养多年,特别好用之人,如今被杨定偷袭折在杨定手里损失不可谓不大,因此,他对于杨定的恨意已然达到顶点。

        至于杨定的实力,他倒是一点也没放在心上,一个多年来毫无修炼资源的杂种,又怎么和被家族倾力培养的他相提并论。

        因此当他看到杨定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时,立马大声怒喝到:“杨定小儿,速速上来领死!”

        这一声怒喝喊出,在场之人顿时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齐齐看向杨定。

        这个敢于和杨升天进行圣台决斗的人,到底是自信,还是自大?他们这些人都只听过杨定的名字,却没有见过。

        此时只看见一个头发衣衫凌乱,还顶着两个巨大黑眼圈的家伙上了圣台,顿时纷纷倒吸凉气,原本抱着侥幸心理下注杨定身上的人,顿时后悔不已,痛哭流涕。

        “杨家怎么还有这样的败类啊,有辱斯文啊!”

        “这样的人怎么还值得升天大哥如此大费周章兴师动众啊!”

        “把钱还我,我不玩了……”有人捶胸顿足。

        总的来说,就是一边倒的支持杨升天,只有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双乌黑明亮的小眼睛滴溜溜的一直注视着杨定,有担忧,有期待。

        杨定站在圣台上,看似姿态随意,不理会众人的各种声音,实则已经暗中做好了准备,看杨升天脸色,似乎一心想置自己于死地,这个时候大意不得。

        随着负责本次裁判的族老一声令下,比斗正式开始。

        “杨定小儿,拿命来!”杨升天怒喝一声,全身肌肉鼓荡,迅疾如风般冲向杨定。

        杨定双目微凝,左右腿交叉下蹲,正是白虎劲起手式:“白虎盘踞”,这边架势刚好,杨升天斗大的拳头就朝着杨定脑门砸了过来,带起风声阵阵。

        “流星拳!”

        “不能硬接!”杨定的直觉告诉自己,顺势一招猛虎回旋擦着杨升天的拳头险之又险的避开去。

        志在必得的一击居然被杨定躲开了,杨升天有些意外,但愤怒之下懒得多想,照样是大开大合,再次向杨定攻去。

        拳拳势大力沉,杨定暗暗咂舌,这杨升天狂妄归狂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他接连几招都是猛虎回旋,不与杨升天正面硬刚,就等杨升天后继乏力之时。

        那边,杨升天也不是傻子,数次势大力沉的攻击让他有些气喘了,他也发现了杨定每次都是一个招式躲开自己。

        “跟我玩心眼吗?我打过的架比你睡过的女人还要多!”杨升天深吸一口气,再次找上杨定。

        “流星拜泉”杨升天在变换招式,不再是追求刚猛一击,而是胜在灵活运用的招式,杨定刚想在使出猛虎回旋,一看杨升天拳头提前出现在了他的退路上。

        “被识破了!”杨定暗道不好,但此时已别无他法。

        “白虎出林!”杨定变掌为拳,与杨升天的拳头撞在一起。

        “轰”……

        骨头碰撞的声音格外刺耳,杨定身子向后翻滚十来米才停下来,而杨升天那边则是蹭蹭蹭连退好几步。

        “好,精彩。”

        “升天大哥加油……”

        “打死那只熊猫……”台下众人纷纷喝彩叫好。

        ……

        “呸!”杨定吐出一口血水,感叹自己打斗经验还是太少,双方看似半斤八两,但实则杨定吃亏较大,好在受伤并不严重。

        “杨定孽障,不行了吧?六姑她不守妇道、败坏门风,宁死也要生下你个孽障,你们倒是逍遥快活了,却害得我被宋家记仇针对,仕途屡屡碰壁,今天我就成全你,送你下去陪她去。”

        “哼,你自己能力不行,却把责任推到我与母亲头上,我今天就是死,也要拉着你一道。”杨升天怎么骂他都无所谓,但此时公然辱骂他的母亲却不行,杨定也是动了真火,双眼瞪圆,犹如一头猛虎在虎啸山林。

        他主动向着杨升天冲去,招式上也不在藏藏掖掖,只攻不守,哪怕自己捱上两拳也务必要砸中对方一拳。

        这样的情况也甚是贴合杨升天心意,于是两人就你一拳我一拳的乐此不疲。

        台上这般激烈肉搏倒是把台下众人看傻了,一些清楚门道之人纷纷在心里感叹:“这局面已经失控,双方不死不休。看来今日我杨家子弟注定要再少一人。”

        圣台上,双方这般你来我往,已经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了,双方都在压榨自己的极限。

        外人看热闹,只有台上两人心里才是明镜一般,杨升天此刻叫苦不迭,他的身体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同时暗暗心惊,“对方拳力境界都没有自己雄厚,怎么感觉对方越打气势越足,力道越大。反观自己这边的力道却是逐渐小了下去。”

        杨定此刻也有所感,随着时间推移,自己拳头的力道越来越大了,而且没有丝毫吃力的迹象,同时感受到对方砸过来的拳头力道却不复之前。

        他不知道的是,杨升天将他激怒后,不管不顾的打法正好契合了自己白虎劲的功法奥义,白虎不就是那样么,看准目标不管不顾,哪怕到死也不会松口。

        ……

        时间又过去一炷香,台上双方已经到了分出胜负的关键时候。

        “杨升天败了!”台下,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再看台上,杨定此时已挣脱开去,除了衣衫更凌乱。黑眼圈更重之外,看不出其他的异常,反观杨升天那边,此刻面目全非,面部肿成了一个大猪头,鼻涕眼泪哈喇子不受控制的流下。

        台下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大多数人都是疑惑不已,明明实力底蕴都占上风的杨升天,打到最后却是输的一方。

        但更多人都看向杨定的身影,眼神里闪过一丝好奇的同时又一丝忌惮神色。

        “白虎出林”杨定运转功法,就要再出一击彻底结果杨升天,他这虽然是第一次杀人,心里也有一丝不忍,但是,他也知道杨升天这种人睚眦必报,如果不杀,后患无穷。

        “慢着!”……

        就在杨定要出招之时,一个声音突兀响起,伴随着声音,一道人影极快的来到杨定和杨升天中间。

        “杨透泰!真正的杨家核心之人,在家族话语权极重,据传心性天赋都很好,年纪轻轻便已开脉大成,迈入了灌灵之境。是被杨家老祖亲自点名的接班掌舵之人。”

        “而此人还有另一重身份,他是杨升天同父异母的胞兄,并且两人关系一直很要好。”

        看清来人后,杨定犹豫着收了功力,杨透泰声名太过响亮,所以杨定也是认得。

        杨透泰来到台上后,先是意味深长深深看了杨定一眼,接着转过身右手贴在杨升天背上替其疗伤,等疗伤差不多了,杨透泰这才回过头,不冷不热的说道:“看在我的面子上,此事就到此为止如何?”

        看似是征求杨定意见,实则是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在说话,杨定犹豫了片刻,笑着说道:“好的,听大哥的。”

        听到杨定这般回答,杨透泰满意的点点头,侧开身子,示意杨定先行离去,杨定点头致意,转过身便准备离去。

        “杨定孽障,拿命来!”……

        突然,杨定身后,经过治疗的杨升天其实早已恢复了神智,一直暗中蓄力就为了杨定松懈的这一刻,他嘴里狂啸的同时,开脉境三层的全力一击已然攻向杨定。

        “这要是被打中,侥幸不死也要残废”……

        台下众人中,不知道是谁又突然说了这么一嗓子,众人被提醒,顿时纷纷目露同情、不忍的看向杨定。

        人性就是这样,前一刻希望你死无葬身之地,后一刻又同情心泛滥。

        杨定这边觉察到时,对方的拳头已近在咫尺,他自嘲一笑,终究还是太过心慈手软。

        他嘴里也发出长啸,“白虎无归!”白虎劲最后一式,同归于尽的打法。

        视死无归之下,全身皆是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