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玄幻小说 - 玄幻:反派开局坑杀气运之子在线阅读 - 第6章 挑拨萧言与凌子韵关系

第6章 挑拨萧言与凌子韵关系

        风墨渊刚刚御剑落上黑峰崖,迎面就看到徘徊不断的苏沐儿。

        苏沐儿美艳的脸上挂着两行清泪,脸色变得格外的憔悴了,让人心疼。

        风墨渊摇了摇头,作为女主的苏沐儿有这番表现,再也明显不过了。

        风墨渊心中非常不爽。

        而后一步走上,从后面忽然搂住苏沐儿纤细的腰肢,将她揽入怀中。

        苏沐儿被风墨渊突然而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之后拼命的挣扎,却无济于事。

        风墨渊单手紧抱着她双手就像是铁钳一般,任她如何挣扎也于事无补。

        “别动。让我看看谁惹你生这么大气,竟然流下了泪水。”

        恼怒的声音传进苏沐儿的耳朵,炙热的气体触碰到她的耳垂,让她浑身一颤。

        竟然情不自禁的停止了挣扎,呆呆的站立在原地,任由后者搂抱。

        “公子。。”

        苏沐儿低着头,下巴枕在风墨渊的胸膛处,感受着后者的心跳脉搏。

        安静持续的片刻,风墨渊才松开手,胸膛处的已经被眼泪打湿。

        蓝慕青双眸也通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不敢直视后者。

        风墨渊扫视了她一眼,丢下一句。

        “下一次别让我看到你和他再有接触,我不希望你与他有任何瓜葛。他注定会死在我手中的!”

        苏沐儿浑身一颤,总感觉风墨渊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王霸之气,让人臣服,不容反驳。

        这是平常人不可具备的,让她神魂一颤,莫名的觉得风墨渊好有型好帅呀!

        【叮,气运之女好感提升,反派值提升500】

        系统声音响起来,风墨渊觉得很是悦耳动听,又有500反派值进账。

        【系统,帮我兑换一个七彩琉璃钗】

        【消耗500反派值成功兑换七彩琉璃钗,已经放入系统仓库,请宿主及时领取】

        风墨渊心中默念。

        然后七彩琉璃钗就到了手中,递给苏沐儿。

        “来,这个钗子适合你,你戴上试试!”

        苏沐儿擦干泪水,一脸震惊的看着递过来的七彩琉璃钗。

        钗子周围闪着七种色彩的光芒,晶莹剔透,让人爱不释手。

        “这么贵重之物他要送给我,难道他是喜欢我的,公子随手一送就是玄级饰品,比辱骂我的萧言好了许多。”

        苏沐儿接过七彩琉璃钗戴在头上,瞬间感觉自己是这八荒之中最美的女子。

        待苏沐儿接过钗子后风墨渊转身向黑峰崖洞中走去。

        同时黑峰崖洞中深处。

        “言儿,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把她气走了,谁能帮我们悄然的离开此地呢?”

        苏沐儿前脚刚走,凌子韵的身影再次浮现在萧言眼前。

        依旧是那一件白蓝色的长裙,和不施粉黛却貌若天仙的外貌。

        气质如冰,肌如凝脂。

        她何尝不知道苏沐儿此话的真假,关键是萧言此刻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根本听不进去。

        “其实我们应该趁着刚刚那个机会,让她放我们出去的!你只需说几句软话,这么好的机会却错过了。”

        三根铁链虽强,还难不倒她。

        关键是这旁边的禁忌阵法,却让她大感麻烦。

        “哼,她都已经背叛我了,我为何不能如此说,婊子就是婊子!我不能接受一个被别的男人沾染过的女人。”

        萧言彻底的疯狂了,尤其是想到苏沐儿和风墨渊躺在床上的情景,他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你。你。你。哎,你太冲动了!太让我失望了。”

        如今两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骂也骂不得打也打不得,让凌子韵心里很是难受,心中已经对他生出了一丝不满的情绪,感觉自己已经选错了人。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风墨渊来头非凡,身份超然,要不然飘渺剑宗等人也用不着跪舔他了。而萧言呢,不仅不避其锋芒,反而屡次挑衅。让凌子韵很是无奈,同时心中疑惑不解,按理说,风墨渊会直接出手杀了萧言才对,而不是断其一臂。

        “有人来了!”

        不知为何,凌子韵心中生出一股恐惧无奈感?凌子韵轻呼一声,然后瞬间遁走,消失在萧言的戒指之中。

        三道人影跨过黑暗,朝里漫步走来。

        啦啦啦,哐——

        一迈入黑峰崖山洞之内,耳边就传来锁链相互碰撞发出的刺耳声。

        鼻尖萦绕着阵阵恶臭,空气中都带有一丝腐烂的味道。一袭黑衣的风墨渊在山洞灵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醒目。

        “风墨渊!你个混蛋,你来这里干什么!”

        萧言大声喝问道,感受到了风墨渊脸上的轻蔑。

        风墨渊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带着一丝怜悯的盯着捆在洞里空中的萧言。

        飘渺剑宗为了讨好自己,将萧言关在黑峰崖洞里最深处,环境极其恶劣。甚至连吃的喝的都是平常给灵兽吃的饲料,好端端的一个气运之子活脱脱成了一个圈养的野兽。

        风墨渊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谁叫你一来就挑衅自己?谁说反派就不能逆天教育气运之子的?

        我就教育了,反派死于话多,喜欢战前战后的无脑嘲讽。

        老子可是直接开始碾压,如果不是天道护佑,他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我来这里?你猜?当然不是为了和你废话的,自然是为了见见你的师尊。”

        风墨渊眼神戏谑,轻描淡写说道。

        风墨渊向后一仰,刚刚那两位弟子很自然的跪在地上给他当做人肉椅子。

        此话出口,萧言却是神魂一颤,三根锁链也发出更加刺耳的碰撞声。

        “你。你。。你说什么,什么师尊!”

        这是萧言内心最深处的秘密,除了他几乎无人知晓!因此他还想做最后的一线挣扎。

        “别装了,你背后如果没有实力滔天之人,就凭你这个废物,能够成长到如今?”

        还和我装,如果没金手指,你一个被人唾弃的气运之子谈何成长?就这气量?说不定坟前的草都长成草原了!

        话锋一转,风墨渊目光盯着萧言手上的戒指。

        “前辈,难道想要在这废物身上躲一辈子?还是说你的残魂已经坚持不住了?”

        此话一出,萧言瞬间哑然,内心也凉了一半。自己最强的手段,最深处的秘密也被他知道了?而且看样子,风墨渊似乎对于师尊非常的熟悉。

        “墨渊公子又何必要为难我一缕残魂呢?”

        一道幽幽的叹息萧言戒指中传出,声音如天籁一般悦耳。眼前一缕白光闪过,一白蓝衣仙子顿时出现在众人眼前。

        “呵呵?”

        风墨渊目光一愣,还以为萧言的金手指是个白胡子老爷爷呢?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美丽的一位女子。光是这容颜就不输气运之女苏沐儿,再加上周身的冰冷高艳气质,更是完美无瑕。

        “公子所来何事,为何要苦苦相逼?”

        凌子韵幽幽一叹,语气之中略感无奈。没办法,要不是萧言的冲动,他们此刻的处境还不会如此危险。

        所谓一步错步步错,这个风墨渊的目的不简单啊!

        “就是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将这个废物教导成才。想不到竟然是一位如此清新脱俗的美女子。”

        风墨渊嘴角带着邪虐的笑容,自然回答道。

        “风墨渊你个混蛋,你骂谁废物!”

        这话萧言倒是听明白了,合着抬高自己师尊顺带踩自己一脚?

        虽然风墨渊说的很自然,但是萧言和凌子韵还是能够感受到他的不怀好意。笑里藏刀,只不过他们两人摸不清风墨渊真正的意图罢了。

        风墨渊起身,右手轻轻一甩,刚刚趴在地上当做椅子的两位弟子顿时昏厥过去,醒来之时记忆皆无。

        “前辈,既然今日我已经到来了,也不藏着掖着了。自古良禽择木而息,贤臣择主而事,以萧言的愚笨,您难道还准备期待他帮你重现巅峰,还是指望这个废物替你报仇?”

        话音高昂,在黑峰崖之中悠悠回荡。

        果然!

        凌子韵内心一沉,风墨渊此举果然是为挑拨他们两人,企图击碎萧言的道心。

        回头之时,凌子韵正好直视在萧言血红的眸子之上,微微发红,带着一丝质问,怀疑,不甘,甚至愤怒!

        前脚刚刚经历苏沐儿的背叛,后脚风墨渊又来挖人,这事搁谁身上都忍不了!

        “风墨渊你个畜生,不仅夺走苏沐儿,更是对我师尊图谋不轨,我要杀了你。。。”

        萧言此时脸色狰狞,五官扭曲。愤怒已经取代了他所有的情绪,整个黑峰崖都传递着他的咆哮。

        师尊不仅是他一路的依仗,更是他的禁脔。如果把苏沐儿比作他的挚爱,那么他的师尊一定是他的禁脔!

        不容任何人触碰的东西!

        风墨渊的打压辱骂虽然让他痛恨不已,但是此话就真的触及到了他灵魂的禁忌!

        “夺走你的苏沐儿?第一她不是你的,第二我可没有夺走。‘’

        风墨渊嗤笑一声,鄙视一般的说道。

        “而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我只是欣然收入囊中罢了,谈何夺?”

        风墨渊说话之间一直带着微微轻笑,对于他的辱骂毫不在意。

        这副模样落在萧言眼中让他更是懊恼无比。

        凌子韵看了直摇头,萧言的心性与气量实在太低,甚至连和风墨渊较量的资格都没有。同时震惊风墨渊的城府,深不可测啊。

        句句见血,字字诛心。

        不过,风墨渊丝毫没有停留的打算。

        “前辈,又为何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呢?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前辈此举实在是不明智啊。”

        风墨渊有多淡定,萧言就有多愤怒。

        “言儿,你冷静一下,他此话就是为了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师尊断然不会轻易上当的!”

        凌子韵摇摇头,无奈朝着萧言传音。

        她实在不明白,如此浅显的计谋,萧言怎么会看不穿?屡次犯蠢。怪只怪,他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萧言到底是个热血年纪的少年呀。

        之前在凌子韵的帮助下前途更是一片光明,何时遭受了这种打击?一路都是顺风顺水……

        “师尊。。对不起,我冲动了。。”

        萧言回过神,咬牙切齿,暴躁的内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风墨渊此话是故意挑衅,也是故意让他们师徒二人反目成仇。不过看凌子韵的反应,此计谋很难成功啊。

        风墨渊丝毫也并不在意,韭菜嘛,猪嘛,就是要养一养才割的,这样才有乐趣。

        “前辈,如今你的魂魄已经如此虚弱了,如果我所料不错,没有奇珍异宝的加持,不出五年,你的残魂就会破散。”

        “届时,你就真的完了!如今,我愿意给前辈一个机会,只要前辈愿意舍弃这个废物,追随于我,我可助你重塑肉身,恢复巅峰修为。如果你肯追随于我,这个定魂丹就送给你了!”

        三句话说完,风墨渊静静的嗤笑着,然后默念系统用500点反派值从系统里兑换出一颗五级定魂丹拿了出来?

        这种丹药可以暂时把魂魄定型,而且养魂,保持不消散,可谓凌子韵当下最需要的东西。

        利弊关系都给她说明白了,丹药也送,现在就看她如何选择了。

        “提醒一下前辈,我是天域中州,风家现任少家主,实力你应该明白。帮你报仇简直轻而易举。”

        风墨渊态度极其的真诚,甚至连凌子韵都看不出任何一丝猫腻,仿佛是真的很看重凌子韵本身。

        至于另一边的萧言,哪里凉快哪里呆着,你迟早要死在自己手里,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凌子韵沉默了。看着眼前的丹药,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她苟延残喘就是为了报仇!

        黛眉微凝,她实在看不透风墨渊,他不知道后者的企图倒是所谓是何?

        如果他真的想要杀掉萧言,那为何多此一举来行这挑拨离间呢?如她所料不错,风墨渊既然是那个风家的少家主,身边肯定会有护道之人。

        逃他们肯定是逃不掉的。

        如此一来,凌子韵肯定,风墨渊此举绝对不是为了杀萧言,要不然萧言绝对不可能活着。

        但是她也实在猜不到风墨渊的计谋。

        “公子不必多说,昔日言儿救我一命,我就起誓断在他成长起来之前断然不会离开他。既然已经起誓,我就不会随意离开他的,公子好意我心领了,还恕妾身不能答应。”

        凌子韵淡定摇了摇头,目光恳切,很是真诚。

        风墨渊闻言,黝黑的眸子似星辰一般神秘,没有收到系统提示,很明显自己的计策失败了。

        他也很明显猜测到了,凌子韵已经看清他的计策,断定他不会杀萧言。

        所以两人都心照不宣,萧言则成了吃瓜群众。

        不过风墨渊还是站于上风,至少凌子韵还不知道自己真正的企图。

        不是自己不杀,而是现在杀不了!

        两人的气运值都是1500,必须等到彻底掠夺完他的气运值,或者高于他才能把他彻底击杀。

        今日前来只想挑拨离间的,结果却失败了。

        “前辈不再考虑一下?如果你追随于我了,我甚至可以考虑把苏沐儿送还给他也行。他也用不着在这里受罪了。”

        这话一出,萧言脸上青筋暴起,但却没有吭声,强忍心中的怒意。

        他知道,萧言就是为了激怒他,自己一定不能让他得逞!

        “公子好意妾身心领了,还是请回吧。”

        “前辈好生考虑一下吧!这颗丹药你先拿着,用不用随便你,丢掉也可以,等你考虑清楚了可以来找我。”

        风墨渊话音落下之后,慢腾腾转身,消失在两人视野之中。

        萧言啊萧言,你庆幸自己有这么好一位师尊吧。要不是气运值不够,你已经成为我刀下亡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