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玄幻小说 - 玄幻:反派开局坑杀气运之子在线阅读 - 第4章 萧言的金手指

第4章 萧言的金手指

        苏沐儿的离开之后,风墨渊打开系统商店。

        【天玄玉:反派值100000】

        【暗魂凯:反派值20000000】

        【雷炎刀:反派值300000000】

        【各类普通物品:都是反派值100点兑换,比如蓝星用的生活用品等等】

        【各类丹药:反派值100点到1000点都有】

        【各类辅助装备:反派值100点到1000点都有,比如女人用的钗子等等】

        这一看最上面那些都需要天文数字的反派点购买,而普通类用品只需要很少反派值而已,自己的反派值才堪堪上千,超级功法与武器只能看不能摸啊!

        也用不了其他的。不如反派点用来提升自己的修为。

        “系统给我增加玄魔道气经验!”

        哧的一声,像极了网络游戏里人物升级,周围凸显一圈紫色光圈向上升起。

        接着

        飘渺剑宗空中,乌云开始聚集,狂风吹起,一道道雷霆划破天际直冲而来。

        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道炼狱一般的神迹。

        四周磅礴如海的威压席卷而来,瞬间笼罩了整个飘渺剑宗。

        此刻

        飘渺剑宗所有人都是神魂一颤,陷入恐慌之中如同万千魔头在自己耳边蚕食自己的血肉一般恐怖。

        就连飘渺剑宗宗主也是一脸的震惊,甚至在这股魔力之下,他都产生了一丝跪拜之意。

        刚刚走出门的苏沐儿更是被吓得花容失色。

        这股魔力在空中搅动了风云,狂风亦如寒刃。

        “呼!”呼呼呼!

        狂暴的气息阵阵持续了半个时辰,在这半个时辰之中,四周众人无不是提心吊胆,远在黑峰崖的姜老看到这一幕露出欣慰的笑容。而被吊在黑峰崖洞中的萧言感觉有种无形的东西离自己远去。

        在宗门里众人唯恐这股强悍的魔力将自己撕碎。

        风墨渊缓缓睁开双眸。

        身前虚空开始颤抖,一股股紫色的魔道之气从他的身躯蔓延进入至尊骨。

        “这就是力量?”

        因为玄魔化身的缘故,风墨渊可谓是聚集史上最强魔力之人。

        这也是为何他体内会存在至高之物,至尊骨!

        至尊骨不仅仅可以助他压制玄魔化身的魔力,更是能够提升他的天赋。

        只不过,这至尊骨得来的途径有些不怎么美妙,而是他母亲从别人身体里掠夺过来的。

        看来解决眼前这个萧言,找个时间去会会这个人了,大概率也是气运之子,不能让他这种废物流气运之子成长起来。

        。。。。。

        与此同时在飘渺剑宗大殿上。

        宗主苏劫海正在负手而立,来回踱步,脸上写满了焦急的神色与后悔,种种担忧最后化作一丝无奈。尤其是想到苏沐儿楚楚动人的模样,苏劫海就是一阵心痛。

        但是为了宗门,为了所有人,他不得不这么做。

        “父亲。”

        一道清脆声音的袭来,让苏劫海瞬间回头,看到来者之后,一个箭步走了上去双手拉住苏沐儿,来回审视观摩,眼神之中满是担忧与怜爱。

        “沐儿。。。你没事吧,公子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看得出来,苏劫海对于这个女儿是真的非常疼爱。

        苏沐儿苦笑着摇头。

        看到她这个表情,苏劫海内心颤抖,一股透心凉的感觉油然而生。

        “公子。。。。公子不肯帮忙?”

        苏沐儿玉齿轻轻咬在红唇之上,似乎是想到了刚刚自己准备献身,而被风公子拒绝的场景。随即从右手拿出一颗紫色的丹药,递给了苏劫海。

        “公子愿意帮忙,这颗是七品养魂丹,可以助你恢复伤势,并且突破修为。”

        苏沐儿眼巴巴看着父亲,像极受了委屈的小女孩。

        什么!

        苏界海上一秒还在担忧女儿的情况,下一秒就被震惊的目光呆滞。

        七品。。七品?真的是七品?

        七品丹药已经算不上丹药了,这可以叫做神丹了!

        丹药一共分九品,再上一层就是仙丹,整个八荒,除了一些超强隐世宗门里面有少数几颗七品灵丹,其余地方甚至听都没有听过。而公子。。随手拿出的一颗丹药就有七品?

        咕隆~苏劫海吞吞口水。此刻看向七品养魂丹的眼神都变得炙热了起来,就像陪伴他多年的夫人一般。

        心中生出一丝亲切之感。

        甚至。。甚至舍不得服用!

        “父亲,我先告退了。”看着父亲这个表情苏沐儿并没有责怪之意。

        当时自己看到养魂丹也被吓了一跳,更别说身受重伤的苏劫海了。

        苏劫海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正色道:“公子拿出如此贵重的东西。。难道就没有。。就没有提什么要求?”

        苏沐儿红唇蠕动,最后摇摇头,独自走下。

        独留苏劫海一人沉浸在喜悦之中。

        这七品养魂丹不仅仅能够让他修为突破,更是让他看到了风墨渊对于苏沐儿的一丝兴趣!不然他为何拿出如此贵重之物?

        哈哈哈,哈哈,哈

        刀魂宗。。你给我等着,老子有靠山了!

        前年剑宗后山有一座天岳横立而出,天岳之下是一望无际的黑色深渊。空中时不时传出一声秃鹫的嚎叫,让原本恐怖的地方再添一丝死寂,此地正是黑峰崖!

        一少年披头散发,雪白的上衣此刻都被鲜血所侵染。三条黑色带有符文的黑色锁链,缠绕着他仅剩的一条手臂与双腿,将他吊在空中。

        萧言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过眼,饶是如此他的双眼也神采奕奕,灵光闪闪。

        “你听说没有,苏州儿师妹在公子卧室内待了两个时辰,然后公子修为忽然大增!”

        “呵呵,何止公子修为大增呢,师妹出来之时,目光闪躲脚步虚浮,右手还拿着一颗七品养魂丹!”

        “看来师妹和公子之间应该是发生了一点什么啊!”

        “哎,虽然心中很是不甘,但是公子和师妹也算的上天作之合了,可比那什么萧言强得多啊!”

        黑峰崖附近传来几道热烈的声音,声音异常的响亮,仿佛是故意如此。

        “肯定呢,萧言是什么玩意?连公子的一道灵气攻击都抵挡不住,有何资格争夺师妹?”

        “看来,今后我飘渺剑宗也算有靠山了,什么刀魂宗都是垃圾!”

        两位弟子一边说,一边提着一个大桶走了进来。

        其中一位带头之人,口气酸溜溜道:“要我说啊,公子不仅实力强,连那个方面都强的很啊,整整一个时辰,天崩地裂,乌云密布,雷电交加!”

        “放屁!苏沐儿岂是那种人,你们在骗我,你们是不是风墨渊那个混蛋派来扰我道心的!”

        萧言双眼血红,犹如野兽一般在空中咆哮。

        三根锁链相互碰撞传出阵阵啦啦响亮声!

        啪——

        一条带着雷电火焰的鞭子猛地一抽,萧言原本白皙的皮肤瞬间出现一丝焦黑。

        “骗你?你都已经成了阶下囚了,公子还需要骗你吗?”

        “不怕告诉你,用不了多久,师妹就会跟随公子回到上界,届时我们飘渺剑宗也会随之一飞冲天!”

        门口两人恶狠狠的扔下鞭子,嘴角碎了一口唾沫,然后快速离去。

        黑峰崖这鬼地方他们可是一刻钟都不愿意停留。

        “沐儿答应过我的,她已经和我私定终身了,不可能会这样,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们在骗我,我要杀了你们!”

        萧言喉咙里面发出的声音宛如猛兽的咆哮一般,刺耳恐怖,加上周围环境的衬托,显得更加渗人。

        不知何时,原本的普通的少年郎都变成这般狼狈模样。

        “玩儿你要冷静一点。。必须要冷静。”一道声音在萧言耳边响起,随即一阵柔和的灵气从他眉心进入。原本躁动的萧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师尊,为何你现在才出来!”

        抬起鲜红的血瞳,这才看清旁边云立在虚空之中的那道影子。这道影子整体苍白透明,就像云烟一般。一头乌黑的长发,雪白的瞳孔,冷艳的气质宛如仙子,清艳美丽。此人正是一路之上帮助萧言崛起成长的凌子韵!

        凌子韵冷漠的目光在触及到萧言伤势的瞬间,多了一丝担忧,却又无可奈何。

        “哎,言儿。。你实在太冲动了,为了一个女子不值得!”

        “我忍不了!”

        萧言一声怒吼,空洞的峰崖传出阵阵嘶吼声。

        “风墨渊这个混蛋,当着我的面调戏沐儿,苏劫海这个混蛋更是将沐儿推入火坑,我怎能忍!”

        “沐儿答应过我,要和我私定终身的”

        “变了,一切都变了,都是因为风墨渊的这个混蛋。等我从这里出去,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随即才质问一般的看向这道虚影:“师尊,你为何不出手相助。”

        “你难道就忍心看着他断我一臂?”

        萧言颤抖的身躯和低吼的声音加上血红的双瞳,让他在漆黑的山洞之中更像一只魔鬼。

        “言儿,不是我不出手相助,而是这个风墨渊身后肯定有实力高强者,如果我一出手,他会瞬间发现我的!如果我被发现了,我们俩将再无回旋的余地!以你的天赋实力,日后定能够重新站起来,届时什么风墨渊都得匍匐在你脚下!到时候还怕没有女人吗?”

        凌子韵紧皱眉头,对于萧言有了一丝不满,才说了这么多实情。

        经过凌子韵解释,萧言这才慢慢的冷静下来。

        作为气运之子,他的气运好,实力性格心智也不低。不过对于有外挂的风墨渊来说,肯定不足,如风墨渊没有系统就另当别说了,还可能成为活不过第一章的穿越者了。

        萧言强忍断臂的剧痛,低沉道:“师尊接下来我们该如何是好,我的右手。。。。‘’

        凌子韵担忧的看了一眼他断裂的右臂处,眼中闪过一丝心痛。

        “右手事小,日后天材地宝随意就能修复,现在的关键是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这个风墨渊给我的感觉非常危险,此地不宜久留!”

        如果把萧言比作一条还没长大的蛟龙,那么风墨渊给她的感觉就是一条潜伏在黑暗中的腾蛇。异常危险!因为到现在都不知他的深浅。

        “师尊,借助你的力量离开这里应该并不是难事吧?”

        萧言可是知道自己师尊的实力,虽然她只剩下一缕残魂。但是想要离开这黑峰崖还是轻而易举!

        凌子韵冷冷打量了一圈四周,点头道:“离开这里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让他们发现不了!”

        “这里已经被人布下阵法了!”

        小小的黑峰崖自然难不倒他们。难的是,她之前视察了一番周围,发现这个地方竟然早已布下阵法。随意逃出肯定会让人发现,这东西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风墨渊公子布置的!

        “哼,肯定是风墨渊这个混蛋!以后我绝对杀他,包括他身后的势力。”萧言恶狠狠的骂道。

        除去他还有谁这般无聊,在黑峰崖来布下阵法。

        “如此一来,我们只有借助外人之手,破除这个阵法,然后再悄然离去了!”

        萧言点点头,同意凌子韵的说法,但是此刻他们都被困在黑峰崖谁能够出去找外援?

        “想逃?”暗中一道黑色的影子,姜老分出一丝灵气,朝着飘渺剑宗飞去。

        就在萧言思索之际,洞口忽然出现一道白色的影子。随即一阵微风吹过,清香的味道回荡在萧言鼻尖。

        细细一看,这不正是苏沐儿吗?

        此刻

        苏沐儿目光复杂,缓慢的走到萧言附近。

        “言哥哥。。。你受苦了。”

        一身白衣的苏沐儿站在萧言身前,亦如一朵白莲和污泥的对立。

        苏沐儿目光带着一丝愧疚,不敢直视萧言的目光。如果不是自己,或许萧言的下场还不会像现在这样。

        “沐儿师妹,风墨渊那个混蛋有没有对你做什么,昨晚你在哪里,做了什么!”

        还不等苏了儿说话,萧言一连串的质问就破口而出。如同炮弹一般打了苏沐儿一个措手不及。

        苏沐儿诧异的看着嘶吼的萧言,一时之间竟然愣在了原地,不知道怎么办了。

        “他在怀疑我?他不信我?还骂我?以前那个阳光自信,温柔的萧言哥哥呢?此刻这个双眼血红,怒吼粗鄙之人究竟是谁?”

        不过也不能怪萧言,毕竟这事搁在谁身上都受不了的。自己好心前来看望他,他竟然如此怀疑自己?

        “风公子没有对我如何,我昨晚在做什么也用不着你管!”一念至此,苏沐儿冷言说道。

        萧言闻言瞬间破防。昔日的红颜知己,昔日的纸短情长呢?可笑我还冲冠一怒为红颜,竟然落得这般地步?

        她竟然称呼风墨渊那个混蛋为公子?

        还是说,他们之间已经发生了一点什么?

        没错了,他们肯定发生了什么,不然苏沐儿定不会如此快就改变态度的!

        苏沐儿看着阵阵怒吼,粗鄙之言破口而出的萧言,心中略感一丝失望。看看他,再看看公子。。。两人之间的差距一眼就能看出。

        苏沐儿心中似乎对萧言还有一丝旧情,也似乎是于心不忍,沉默片刻之后还是补充道。

        “昨夜我虽然去找了墨渊公子,但是我们俩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之所以会去,实在是迫不得已!”

        在苏劫海的伤势还没有恢复之前,此事她谁都不会说的!

        苏沐儿心中还天真的认为,萧言会相信他。认为这还是昔日那个萧言。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在萧言心中不就证实了吗?

        两人昨晚真的待在一起,真的和那两位看守的弟子所言一样吗?

        苏沐儿已经成为了风墨渊的女人了?

        “啊啊啊,风墨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滚滚滚,你是个婊子,竟然如此忘恩负义,你难道忘了我对你有救命之恩吗?你竟然如此对我,我好恨!”

        萧言怒吼的同时,目光血红无比。

        苏沐儿可是他的女人,他的白菜,竟然被突然杀出来的风墨渊这头猪拱了!

        而且这头猪还顺带砍了他一条手臂,昔日的恋人成了今日仇敌的女人,这让他如何能忍?

        “你骂我?”

        苏沐儿愣在原地,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言。她知道萧言的反应会很强烈,但是她不知道萧言竟然会骂自己,而且还拿出昔日救命之恩来说!

        苏沐儿这一瞬间,如临炼狱一般,萧言如此狰狞模样她何时见过?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反感之意。这就是以前温柔的萧言哥哥?不知为何,脑海之中竟然出现了那副冷漠的瞳孔。

        摇摇头,他可能连公子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吧?

        失望逐渐取代了内心中的好感,最后变成厌恶。

        苏沐儿轻轻一叹,目光带着一丝怜悯。

        “言哥哥。。。言哥哥,我知道你很恨,但是此事怪不了别人,只能怪你不识抬举,偏要惹怒风公子。”

        苏沐儿本就是气运之女,该有的气度一样不差。虽然心中对萧言尽是失望,但是她却丝毫不乱,甚至还想着如何还他的救命之恩!

        “不识好歹?哈哈,对,都是我眼瞎,被你这个婊子给蒙蔽了双眼。等我从这里出来,定会当着你的面杀了你的情郎!”

        苏沐儿无奈摇摇头,背过身去,他实在不愿看到如此模样的萧言。既然注定离开,那多保留一些美好的印象吧。

        情郎?

        呵呵,可笑,就算自己愿意,墨渊公子都不一定愿意呢!

        “萧言,随你怎么想,但是我也要告诉你,你的恩我没有忘,最后劝你一句好自为之!”

        话毕,苏沐儿再也没有犹豫,转身离去,亦如她来时一般淡定。

        黑峰崖崖之中荡漾着萧言的怒吼,周围树木沙沙作响,加上天空的秃鹫恐怖嚎声,狂风袭来,一副地狱般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