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梦话

        小沙弥百思不得其解,便走上前仔细观察金佛。难道,还有什么寓意不成?

        可看着看着,突的跳起来:“师父!!”

        他震惊的指着莲台,哆哆嗦嗦着声音带着哭腔:“谁给金佛莲台挖了个洞!!!!”

        天杀的,谁敢偷佛子金身啊!!

        这可是佛子金身!

        纯金打造的金身和莲台!!

        此刻,角落竟缺了一大块金子!他方才不曾细看,此刻绕着走一圈,才发觉莲台缺了一大块!

        “哪个小贼,竟偷到佛子面前!就不怕遭报应吗?!”

        “这满殿神佛看着呢!!”小沙弥都快哭出声,明日就有菩萨下凡论道,这可如何是好?

        “明明下午弟子擦拭金身时,莲台还完完整整呢

        “今日下午,只有昭阳公主一行人进来过

        说着说着,小沙弥声音越来越小,眼中竟有一丝不可置信。下午时,只有谢玉舟撅着屁股躲在后边……

        小沙弥眼前一黑。

        大祭司少见的崩溃,深深吸口气:“顺其自然吧,一切,上天自有安排

        心里却琢磨着,咱家佛子,不会回不来了吧?

        谢玉舟爬上马车,便嘿嘿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块金疙瘩:“啧啧,这金疙瘩好重……”

        烛墨一脸惊悚的看着他:“你连菩萨的东西都敢偷!”

        谢玉舟下巴一扬:“这供奉的是佛子金身,他们说我是佛子转世。那怎么算是偷呢?自己的东西,拿点怎么了?”

        烛墨???

        他竟然说的有点道理。

        “这可是我的老婆本,娶媳妇儿要钱咧。烛墨,你娶媳妇儿花了多少钱?给了多少聘礼?”

        烛墨一脸愧疚:“龙族的财产,都被凤族那只凤凰继承

        “私产又被花妖所骗

        “阿梧心性单纯,不为名利,是我亏欠她烛墨颇有几分愧疚。

        “我已经想清楚,阿梧生产前,定要回族中一趟。想尽法子与凤族公主和离,总归要给阿梧和孩子一个名分。断不能再委屈她……”

        他如今有子嗣,龙族看重血脉,总归要帮着想法子的。

        陆朝朝瞥他一眼,没说话。

        待马车停在驿馆,奶娘便急匆匆出来,行礼后才接过善善。

        见善善满脸疲惫,身上通红一片,似乎被灼伤,心头不自觉的心疼。

        奶娘虽心疼,但再无之前的心性。

        公主虽六岁不到,但做事极有分寸。下午时,她真是疯魔了……

        竟敢质问公主。

        “给善善擦一些软膏,明日醒来就会好转陆朝朝先去看了几个弟子,宗白已经连神力都度不进去。

        随时都在溃散的边缘。

        她在房中坐了许久。

        出来时,四处已经点起莲花灯。

        “朝朝,用些晚膳吧。夜里你什么也没吃……”阿蛮端着她喜爱的吃食,陆朝朝随意用了几口便放下。

        烛墨将一切打点妥当,便坐在院中莲花灯下用刀削玩具。

        “虽然不知咱俩的孩子是男是女,但我的孩子,必定配得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

        “阿梧,在你临产前,我必定回龙族解决前妻。风风光光迎你和孩子进门

        阿梧坐在灯下,轻轻抚着肚子,笑的温柔。

        “好风吹散她的声音,仿佛藏着几分凌厉。

        夜里。

        善善白日里被刺激,夜里总觉得心中压着一团火气。

        那种生命不受掌控,要依靠别人施舍而活的憋屈,让他有几分不适。甚至想起今日憋屈,眼中压不住的杀气。

        感受到他的不甘,耳边又开始出现蛊惑声。

        一阵比一阵强烈。

        善善却不敢再做什么。

        只能憋屈的躲在被子里,骂骂咧咧。虽然吐字不清,但骂的可狠了。

        “陆……早早,泥……”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决定我的生死。

        待我长成,定要报今日之仇!他甚至在脑海里模拟陆朝朝的惨剧,想着想着,差点笑出声。

        可刚笑出声,他便感觉到彻骨的寒意,浑身汗毛倒竖,仿佛危险临近。

        此刻,背对着床边的奶凶奶凶的善善,小脸霎时一变。

        迷迷糊糊说着梦话,声音软软糯糯,乖巧无比:“泥……是最好的姐姐……”

        “保父姐姐……”

        “爱……姐姐

        “给姐姐,挣钱钱发……”善善含糊不清的嘟囔着。

        陆朝朝站在他床边,手中握着朝阳剑。

        听得此话……

        傻愣愣的看着善善,终究叹了口气,轻轻摸了摸善善脑袋。

        转身离开。

        背对着他的善善,瞧见墙上高举着朝阳剑影子,咧着几颗牙,无声的落泪。

        再也不敢了。

        真的再也不敢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