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2206章 算你倒霉

第2206章 算你倒霉

        “传令下去,叫柳枫跟牛二加强戒备和控制,尤其是两堡民兵,以及任何外来者,敢有违反军令者,立斩无赦!

        命令巡天神猎加强巡查力度,发现任何潜入者,审讯之后,魔族发配为战奴,人族亦发配到死营。”

        苦菊大神师走后,叶真又补充了两条军令。

        天庙,从来不是一个安份的主,叶真这边路没走通,那肯定会想其它办法,叶真只能尽可能的防范于未然。

        随后,叶真特意叫来了牛二。

        “血河那边的补给,从今天起,改由你亲自派送。无论他们的什么要求,无论是洛邑那边送来的特殊物资,还是正常的补给,每一次派送,都要间隔五天以上。

        而且,你每一次派送,都要尽量的不要惹人注意,注意伪装和改变气息。”

        叶真交待的很仔细,天庙的苦菊大神师已然如此不要脸的找上门来,那以天庙的尿性,更不要脸的事情,都有可能做出来。

        “属下明白。”

        其实血河地底的血河禁地神秘秘阵一事,叶真最近也很好奇。

        很想知道有了从祖神殿的太上参与,这件事到底到什么程度了。

        那神秘阵法的作用,到底是什么?

        有没有破阵之法?

        这些,除了好奇,最重要的是,那个阵法,事关北海天浪军二十余万作郎的性命,更事关国本,叶真很想知道。

        可是,有第二大权祭通纳这个与叶真不对付的家伙在,叶真如今想要参与进去,可不容易,只能干着急。

        不过,从洛邑祖神殿急送过来的每次都不同的物资种类上看,叶真大致上可以判断出,应该还在尝试破阵阶段,应该还没有进入实质性的破阵阶段。

        一天后,仔细交待了一番,叶真留下一个蜃影分身稳定军心,真身却是悄无声息的从地底遁出,离开了血河要塞。

        叶真分身前往洛邑一事,为了稳定军心,并没有公布开来。

        只限军中有限的高级将领知道,而且,这些高级将领也只知道叶真是分身前去办事,本体依旧坐镇在血河要塞。

        只有柳枫和古铁旗等人知道,叶真是真身离开。

        不过,真要有大事,他们会在第一时间通知叶真,叶真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十二元辰诸天宝珠回转。

        不想分身一事搞的人尽皆知,叶真赶路时也颇为隐密。

        不过,以云翼虎王小猫现在的速度,在赶路时,就算是道境,也休想在一刹那内看清楚叶真的模样。

        短短几天,随着小猫的修为稳固,小猫的速度,又在原来的基础上提升了一成左右。

        叶真让小猫以五十万里每个时辰的速度高速飞行,这个速度,小猫可以持续飞行三天左右,还能保有余力。

        中间小猫不停的施展着破虚神通,每次破虚就是瞬息间六万里。

        一个呼吸施展三次,就是十八万里。

        仅仅十一个时辰,小猫就带着叶真赶了九百多万里路,抵达了最近的上古挪移阵所在正耀城。

        这就是小猫的本事和便利。

        若是换做叶真自个,不眠不休的日夜赶路,这九百多万里路也得十几天左右,大军以灵舟行进,更是要三十多天。

        而且,基本上没有任何消耗。

        像之前朝廷前来封赏的天使赶过来,据说用大型挪移阵盘送他们过来,消耗掉灵石价值就高五十万块。

        正耀城的镇守使,早就不是开原侯姬管了,叶真也没什么兴趣停留。

        幻化了个模样,拿着一枚有点特权的真的不能再真的巡天神猎的令牌,直接通行。

        有着这个小小的特权,一路上挪移无阻,仅仅半天之后,叶真就抵达了久违的洛邑。

        不过,在进入洛邑之前,叶真亮出本相。

        洛邑城门口有周天万灵显镜镇着,先不说蜃龙元灵阿丑的太古蜃气能不能混过去。

        就算能混过去,叶真也不能混过去。

        你要是叫仁尊皇姬隆知道叶真可以堂而皇之的混入洛邑,你叫仁尊皇姬隆以后还能睡个安稳觉吗?

        进入洛邑,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繁华气息扑面而来,一时间竟然让刚刚从战场归来的叶真,有一种莫名的不习惯。

        前方战场上血肉横飞,血火满天。

        而这里街道两边的高楼上,莺声飘扬,脂香四溢,时不时的有喝多的汉子凭窗高言。

        歌舞醉太平。

        看着这一幕,一种莫名的不平气就从心头升起。

        前方将士浴血奋战,抛头颅洒热血,惨烈疆场,后方脂粉窝里醉太平,这种强烈的反差,让叶真心头升起了莫名的愤怒,心头突然间就升起了一种直欲揍人的冲动。

        不过,强大的意志力,却约束着叶真的这种冲动。

        恰在此时,一辆豪华车架从街道前方疾冲过来,宽大的车架上,一名顶着侯冠的贵族青年,正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看到车架疾冲过来,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驾车的车夫还有车驾两侧急步跟随的护卫,却在不停的喝叱。

        “让开,快让开!”

        “挡了侯爷的驾,小心你们的狗命!”

        叶真此刻正愤慨着,惨烈的前线战场和歌舞升平的后方之间的巨大反差,让叶真的心情瞬间就变得非常的糟糕。

        原本,叶真是行走在街道两边的,此时一听这嚣张无比的叱喝声,心头的怒火瞬间就有了一个宣泄口。

        “只能算你倒霉!”

        心念一动,原本在路边的叶真,瞬地就闪到了路中间。

        正在驾车的御者看到街中间本来已经没人了,此刻突然间又冒出了一个人挡道,不由得勃然大怒。

        遥遥的,手中的长长的马鞭一抖,咻的一声,就向着叶真当头抽下。

        “你个眼瞎的玩意,不要命了!”

        叶真没有动,任由那马鞭当头抽向自个。

        不过,这马鞭抽到离叶真头顶三尺的刹那,莫名的力场升起,无火自焚,瞬息成灰。

        马夫却是被这诡异的情形给吓了一跳,知道是遇到高手了。

        但是,车架却快要撞上叶真了,马夫本能的一勒,来了一个急停。

        这个急停对车架来说没事,但对正在宽大有若移动房间的车架上寻欢作乐的贵族公子,可就不好了。

        正捏住眼前美人儿的下巴,要去品尝那樱桃小嘴,但车架猛地急停,毫无防备之下,就让他的脑袋狠狠的砸在了怀里美人儿的鼻梁上。

        这位贵族公子哥自个脑袋砸的吃痛不说,这一脑袋,直接将怀里美人儿的鼻梁骨给砸断,砸的鲜血四溢,更砸的他怀里的美人儿发出了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

        这美人儿杀猪一般的怪叫声,直接将这贵族公子哥给吓的打了一哆嗦。

        这声音......

        再看看怀里美人儿鲜血满面,面容凄厉,有若鬼怪。

        瞬息间,所有的好心情都消失了,什么寻欢作乐的心思,都在这一刹那消失的干干净净。

        此刻,他只剩下了一肚子怒火。

        抬头定晴一看,就看到了挡住车架的罪魁祸首叶真,戟指着叶真咆哮起来,“给本侯揍这个家伙!”

        “狠狠的揍,揍死了算我的!”

        霎时,一众侍卫就如狼似虎的冲向了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