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2726章 三十年河西(第三更)

第2726章 三十年河西(第三更)

        牛二对这一块丝帛的鉴定结果很快,这是一种用特殊的药水染过的丝帛,用的是一种非常高明也非常保密的手法。

        如果他判断的没错,这丝帛上,应该是写过字了,但经过特殊药水处理过后,所以看不到了。

        要想看到,还得经过特殊的处理。

        牛二知道这种秘法,名叫三花两草秘录术,不仅仅是牛二,基本上凡是大周最顶级的探子,都知道这种三花两草秘录术。

        知道归知道,但却没用。

        之所以这三花两草秘录术到现在还在巡天司内流传,甚至还在用,就是因为极其的保密。

        你知道秘方没用,你得知道制作这丝帛时用三花两草处置时的顺序。

        必须按之前的顺序再处理一遍,这上面的字迹就会显现。

        只要错上一个顺序,这上边的字迹就会彻底消失。

        所以,这三花两草秘录术,保密性极强,就算落在敌人手中,也无法知晓内容。

        这让叶真愈发确定,这丝帛就是鱼朝恩送过来的情报了。

        可是,情报内容却是无从知晓。

        “去,把菜筐拿来。”静思片刻之后,叶真突然间就想明白了。

        若这真是鱼朝恩送过来的,那么肯定还会有其它线索让他看到这丝帛显字的线索,要不然,那岂不是白送。

        菜筐内的菜已经被动过了,但是在菜筐的底部,叶真却找到了几样线索。

        一颗完整的红椒最大,一截被掰成两截的绿瓜次之,更小的黄蕉果和白色的小蘑菇,最小的是一粒黑色的瓜子,夹在菜筐的最底部。

        这个线索,叶真看不明白。

        但叶真只是说给牛二之后,牛二就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了叶真一套让丝帛显字的方案。

        半刻钟之后,这方丝帛上显出的一行淡红的字迹,瞬息间让叶真眼睛圆瞪起来。

        “大国师献方,陛下聚皇族子弟本源精血一斤余,意欲以公主精血元灵做药引延寿,万分危急,速救!”

        短短一句话,就让叶真将铁拳攥的格格作响。

        人说虎毒尚且不食子。

        可是这仁尊皇姬隆为了延寿,竟然要以长乐的精血元灵做药引,简直禽兽不如!

        突然间,叶真就明白了几分。

        为什么这天庙上师宇真会突然间官拜大国师,会如此得仁尊皇姬隆信重。

        十有八九,就是敬献上了可以延寿的秘方。

        只是这秘方,却如此残忍!

        这下,叶真也彻底明白,内监大总管鱼朝恩为什么会被监视了,为什么会动用那么多的造化神人。

        仁尊皇姬隆为了活下去,已经不计一切代价了。

        得到了确切消息,叶真至少不用乱猜了,却更加紧迫了。

        既然是仁尊皇姬隆为了续命,那么留给叶真的时间肯定不多了。

        这一瞬间,叶真动过念,要不要从这大国师宇真身上下手。

        要是能够生擒了宇真,说不定就有救出长乐的机会呢。

        只是,叶真略一打探,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最近几天,大国师宇真一直特旨居住在洛邑皇宫内为仁尊皇姬隆讲法,压根没出过皇宫。

        只要宇真呆在皇宫内,叶真就没有任何得手的机会。

        真要到哪一步,叶真要动用武力营救长乐公主,也要速战速决。

        一旦有任何拖延,皇宫内的高手和驻守洛邑的强者,绝对可以将叶真淹没。

        不过,这个确切的消息,却给了叶真另一种思路。

        政治上的思路。

        所谓政治,就是把尽量团结能利用的力量,去对付自己想要对付的或者要达成的目标。

        从这条思路上,叶真开始寻找仁尊皇姬隆的敌人。

        表面上看,仁尊皇姬隆乃是大周的九五至尊,这朝堂之上,谁会是仁尊皇姬隆的敌人?

        有利益针对的地方,就有敌人。

        叶真仔细算来,竟然找到了不少仁尊皇姬隆的敌人。

        而且,大多数还是洛邑真正的大佬。

        越是这些大佬,利益越没有调合之处,也就有针对之处,就能为叶真所用了。

        中午时分,叶真的车驾,出现在了巽亲王姬瞊的亲王府门口。

        做为大周八大议政亲王之一,巽亲王的府门,还是无比威仪的,不过,此刻匠巽亲王府门口,却没有往日的门庭若市,相反的,稍有些冷落。

        当年叶真在洛邑一夜连盗三十一家王侯的府邸中,就有巽亲王这一家。

        当时,叶真可是将巽亲王府邸的盛况记得清清楚楚。

        大半夜的,给巽亲王门口的车马还排着长队,许许多多外地的官员和贵族,不求见巽亲王一面,排队好些个时辰,只为能够将礼物送进去。

        与现在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究其原因,还是离亲王姬原割据一事带来的影响。

        不过,越是这样,叶真越是欢喜,他要办的事,成功的可能性也越大。

        叶真现在的位份,还算可以。

        无论是北海州公和北海都督的名头,还有麾下镇海军的威名,以及火灵殿殿主一职,都让巽亲王姬瞊在大中午的在正厅接见了叶真。

        给的待遇规格算不错。

        当然,这是现在门庭冷落的原因。

        要是以前门庭若市的时候,叶真想见巽亲王姬瞊,就算能见到,也得排半天队。

        两人一番寒暄之后,开始切入正题。

        “亲王殿下,前几年就曾想来拜见亲王殿下,只是府门口门庭若市,想要见到亲王殿下,最少要排半天的队,还得看亲王殿下的时间。

        今天过来,却又不同,来就见到了亲王殿下,让臣下实在是有些感慨!”

        听叶真这么说,巽亲王姬瞊的脸色立时就不好看了,不过,看这叶真也不像是白痴,难不成是专门上门来奚落他了?

        巽亲王姬瞊也不发话,抿着茶杯笑道,“叶元帅难道没有听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话?”

        “听过!”

        叶真点了点头,“正是因为听过,今天才特地前来告知亲王殿下,你所盼望的三十年河西,怕是不会出现了!”

        这下,巽亲王姬瞊脸色陡地一沉,“叶元帅,本王是敬你有军功,若再如此,本王可就要撵人了!”

        叶真闻言起身,对着巽亲王姬瞊一揖到底,“亲王殿下,我亦是实话实说,并无丝毫其它意思。”

        这下,巽亲王姬瞊有些想不明白了。

        不过,巽亲王姬瞊之所以现在还耐着性子,就是因为他明白,他与叶真之间无怨无仇,叶真完全没有理由这样做。

        “亲王殿下,不论如何,请听叶真说完。”

        巽亲王点头之后,叶真才再次说道,“若我猜的没错,亲王殿下所谓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应该是指境遇吧。

        现在议政亲王的权柄在陛下手手里借离亲王割据之势,趁势打压了下去,此时低落,当是三十年河东。

        而在亲王殿下看来,只要等当今陛下升天,新帝继位,必须得靠你们这些叔叔辈的议政亲王稳固位置,到时候,你们的权势自然会回归,甚至会更甚从前。

        这是三十年河西,是吧?”叶真问道。

        对于此问,巽亲王姬瞊一言不发,没作任何理会。

        “不过,若是亲王殿下知道当今陛下将会用秘法续寿三百载,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巽亲王姬瞊的神情,马上就变了!